一瓶孤独的巧克力酱(⊙_⊙)

十一岁那年,他应该跑得再快一点的。

还差一点点就够得到自由了。

就差一点点。

敖叽人形挂件时候,
好像可能一不小心……
嘴巴或者鼻子挨到了
小马哥的脸。

这么大的糖首页确定不欢呼雀跃放鞭炮吗?

想知道如何可以干净利落地脱饭。

没开玩笑。

在线等,挺急的。

戏精宝宝还换头像的……😂😂😂

就,记录一下这次12月行的,对于我来说很虐的点吧。

p1是他们准备表演,敖叽和其他人站在下面看的时候。
“人群中的疏离感”。

p2是大家围在一起讨论动作,敖叽一个人坐在旁边。

p3是练歌的时候,三个人都看着敖叽。
感觉小马和鑫鑫有点生气。

如果不是敖子逸。

论,

敖子逸的风流债。

又论,

呵呵呵到底经历了什么。

又双论,

宋亚轩算不算得上红颜祸水?

天空,没有留下你们的痕迹。

泰戈尔的诗。

天空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 ,但我已飞过 。
I leave no trace of wings in the air but I am glad I have had my flight.


他不仅仅只是温柔。


现在梳理一下,第二人生一共有以下几条线。
1.程以鑫和程以清。
疑点:
是哥哥还是弟弟。
是大明星还是杀人犯。
牵扯进来的人:
知情者:发小兼保护着,敖三;上帝视角,伍扬陶桃陶醉。(一直很疑惑为什么这三个人会是知情者,但第二集的对话又不容我置疑。)
探究者:狗仔,呵呵专员;经纪人,简亓;保镖兼助理,达西;乖弟弟,好粉丝,追随者,达夏。
神秘人:吃糖的乖小孩;死掉的流浪猫;放信的人;寄信的人。
只有宋玄一个人与第一条线无关。

2.简亓,敖三和陶桃的三角关系,可能再加上一个陶醉,四角。(陶桃下线,应该是废了。)

3.简亓的复仇。
疑点:
大学时期家里发生的变故。
对陶桃陶醉的感情。
复仇,对谁,为什么。(私认为是伍扬。)
牵扯进来的人:
知情者:宋玄(其实也不能叫知情,宋玄的人设有点傻乎乎的,可能没有反应过来。);陶醉(对比起宋玄,活在梦境第十层的陶醉都不知道明白多少。)
神秘人:二叔(不知道为什么我老是想到敖三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4.敖三。
本剧最大的一个bug。
最好的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朋友被恐吓信吓成那样只是派了一个两人可能都不熟悉的保镖去保护安全?
喜欢的女人要离开只是喝喝咖啡聊聊天?还tm派几个特保在加州?
还拉着弟弟一起嘲讽情敌——
有个鬼用啊!
看似跟所有线都有关系,其实只是一个编剧弥补剧情漏洞的工具。

4.其实上面第四点只是一个玩笑,现在才是真的第四点。
敖三和宋玄的关系。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宋玄在第二人生的线很奇怪吗?

每集出场都不多,但几乎台词都带着哥哥敖三,
跟简亓陶醉随便扯扯,都可以扯到哥哥……

不仅仅只是引出下面的情节这么简单。

想起最开始的人物关系图,
陶桃陶醉是亲姐弟(还是双胞胎什么的不记得了)
达夏达西是亲兄弟

只有敖三和宋玄是——
“兄弟”。

宋玄在剧里面的设定到底是知道,
还是不知道自己不是敖三的亲弟弟。

简亓有一句台词让我很疑惑,
“正好,家里还有点钱,我呢,又是家里的老小,可以安心地学音乐。”

很正常的一句话,但我疑惑的是,
为什么他要加上一句,
“我是家里的老小。”
其实没有这句的话,逻辑一样是通顺的。

简亓是不是在故意引导宋玄一些东西。

从这四集来看,宋玄是这里面,最单纯最天真的人物。
同样的,也是最容易控制的一个人物。
控制住宋玄,等于控制住敖三。

5.达夏对达西隐瞒的秘密(达西达夏兄弟间的隔阂)。
“亲兄弟吗?”达西的叹息。
是亲兄弟,如果不是第二人生的编辑部有bug的话。
那达西只能是在感慨,弟弟长大了,会套话,会隐瞒。
那么达夏在隐瞒什么呢?他又想套出什么话呢?
有人猜测达夏是那个吃糖的小男孩。
那么小男孩和程以鑫之间又有什么故事?
那只猫是谁杀的?小男孩?还是不良少年?
关于达夏,关于那个吃糖的小孩,全是疑点。

6.伍扬和专员的往事。
(第四集才爆出来的一条线,没有什么可以说的。)

7.专员为什么对程以鑫的黑料那么执着?是不是有故事?
“光明之下,必有黑暗。”

8.陶醉。
又一个bug。
上帝视角。
几乎知道所有事情。

9.陶醉和伍扬的关系(陶醉手机星号第二个到底是谁?或者说他到底把电话打给了谁?或者说那个接电话的人为什么要把电话转给伍扬……)

10.没有任何一条是贺呵呵的线。

可能还有别的,反正现在我已经乱了……

[其实我一直不能理解敖粉为什么要拿戏份怼公司,除了丁,马,李几个老戏骨外,哪几个的戏份多了。
可能张多了一点点,除了台词最长最多最饶舌以外,也没有多到哪里去。
达看起来戏很多的样子,其实每次出场都没有几句话。
旭的话不是喝茶就是坐办公室。
轩不是跟敖一起怼公司就是喝茶。
贺一直在讲相声,到现在都没有一条线跟他有关。
刘……都不想说了,他每一句台词都带着个程以鑫。

虽然我也忍不了敖总也是无时无刻在喝水,打个架都可以打半集……]

[真的,太多bug了。]

看完长沙行哭了的不止我一个吧。

台风台风,
席卷全球。

我爱的少年人啊,
一定一定要快快乐乐地长大。

愿,
所有等待都可以出现,
所有愿望都可以实现。

你们,
明天一定,
明天一定,
会越来越好的。

嗯。

敖桃 [爱过]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我反悔了……
晚上可能还会有一章……
都不知道有没有人看的我……
好慌啊……

桃敖 爱过

1.

他穿着一身的黑色,脸上的表情严肃得令人想笑。

明明是个大公司的董事长,却长着张娃娃脸,还留了一个厚重的妹妹头。

侧脸居然有一点点像陶醉。

好不容易谈完关于签约宋玄的事情,在茶水间忙里偷闲的陶桃,想着。

2.

“……炫炫一定要用艺名吗?”
“嗯?”
仅仅只是问这个,而已?
还以为大公司的董事长都是会很刁难人的那种性格呢。

“这,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AZY集团的黑道背景,圈内还是有不少人知道……”
“有一个没有任何污点的背景,当然更容易在娱乐圈这种五光十色的地方混的好些。”
“我想您也是不会希望小炫因为这个而星路坎坷的。”

敖三叹了口气,抿嘴,却没有再反驳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他抬起头,望向窗外。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得竟有些刺眼。

他像是想起来什么,缓缓说道:
“那么,我可不可以作为监护人,决定他的艺名,在炫炫同意的情况下。”

陶桃一愣。
“当然,当然可以,您是想给他取一个怎么样的名字呢?”

“姓宋就好了,名的话……”
敖三转过头,忽的一下笑了起来,
“玄,玄妙的玄,叫宋玄好了。”

3.

“哟,桃姐,好久不见。”

正在想事情的陶桃没有注意到来人,被简亓的声音吓了一跳,差点没被一口滚烫的咖啡烫死。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简亓温和地笑着,想要拍拍陶桃的背,却被她躲开。

好不容易缓过来的陶桃满脸通红,想要在对手面前找回点面子,双手抱胸,故作严肃地说道:“我不认为我们是可以随便聊天的关系。”

简亓仍笑着,没再接她的话。

“在想什么那么入迷?”

“我……”
本不想理会,可陶桃转念,便难得的搭腔,
“我在想,一个人怎样会对一个名字,如此执着。”

简亓轻笑,故意凑近正靠在桌旁的陶桃,手撑在桌上,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轻声,
“说的不就是我嘛,陶大小姐……”

“我可不知道对您的名字有多么念念不忘,依依不舍呢。”

别看桃姐一副精明干练,看透冷暖的模样,但在某些方面,可能她才是整个深度发觉公司里最单纯最迟钝最幼稚的人。

比如哪些方面呢?

此时,陶桃原本就因为呛到而脸颊的通红,又因为简亓明显的戏弄开始延展到耳尖甚至脖颈……最后仓皇而逃。

就比如这方面。

4.

陶桃自己也不太能理解,现在的她对现在的简亓,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感情。

厌恶?其实也没有说多讨厌。
只不过是破灭了一个年少时轻狂又无知的梦而已,就像她中学时很喜欢的一句话:“有谁会紧紧拽着一个不切实际的梦不放呢?”
她其实早就已经放手了,不在意了。

只是她自己不知道,也不愿承认而已。

或者,喜欢?

“哼。”

想到这里,陶桃一声冷笑。

那一场理想情人的梦,早就被生活的琐碎给打破了。
人,终究是要吃饭的,要生活的,要烟火味的,要认认怂的。

她早就没有资格去质问简亓。

“钱有那么重要吗?”
钱,真的很重要。

“我们缺那点钱吗?”
“我,缺。”

我缺。

陶桃现在知道了,终于明白了。

她已经快30岁了。
她永远都不可能再是当初那个,只会穿白色碎花长裙的,头上扎着可笑的蝴蝶结的,以为只要努力就可以成功的,永远17岁的女学生了。
她老了。

当她发现厚厚的眼妆也遮不住她眼角的皱纹的时候;
当公司里其他女孩仍然穿着超短裙,她却已经需要披着厚厚的毛披肩的时候;
当她发现起床时膝盖和肩膀都在隐隐作痛时……

当她看到简亓正和公司新来实习的女大学生聊着她听不懂的段子话题时。

有情,易老。
无情,则不会。

陶桃意识到她老了。
而简亓仍然年轻着。